西藏资讯网
中国西藏网 > 援藏 > 轮换图

万里援藏,壮心不已——“家的温暖”从未远离

忻意 发布时间:2018-02-13 09:12:00来源: 劳动报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在来日喀则之前,许多人对这座城市全部的了解,或许仅仅是韩红演唱的《家乡》。上海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队的兄弟们,飞赴日喀则并不是为了领略雪域高原的美丽与辽阔,而是肩负着一项艰巨的工作任务:创建西藏日喀则地区第一所三甲医院。他们肝胆相照,风雨同舟,齐心协力,共创佳绩;他们离沪万里,思乡念亲,可依然欢声笑语,快乐温馨。援藏生活,是这些壮志青年这辈子永远无法抹去的深刻回忆。

初到日喀则,等待自身的适应与强大

2017年7月7日上午,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左洪鹏告别了娇妻幼子,告别了亲如兄弟的急诊科同事,告别了工作廿载的上海医疗,经由成都转机并短暂停留一夜,于次日早晨8时平安降落在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市。

七月的日喀则,气温适宜,日照充足,降水相对充沛,蓝天白云,绿草如茵,随手拍张照都能当电脑桌面。如果能够克服高原反应,不妨到这个城市走走,可以步行直达的旅游景点有扎什伦布寺和日喀则宗山,前者为历代班禅大师的冬宫,后者是历史文物纪念馆。

不过,初来乍到的上海第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队员们,无福享受这份惬意的时光。由于舟车劳顿,搬运行李,加之凌晨3点起床赶飞机,过度疲劳,刚到海拔近4000米的日喀则,左洪鹏便出现强烈的高原反应———头晕,持续头胀痛,呼吸困难,精神萎靡,血氧饱和度只有70%多。

许多同事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新华医院麻醉科陈琦主任发烧了,体温38.1度;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燕晓宇主任头痛剧烈,心慌乏力明显,心率每分钟120次左右;龙华医院的李凯主任感叹,自己就像一个心功能不全的病人,路走长了气短,走楼梯气喘,连洗个澡也会心慌气促。怎么办?克服高原反应最好的方法就是吸氧,于是,氧气瓶成了队员们最亲密的伙伴,每天吸氧十多个小时,甚至插着氧气管睡觉。

除了缺氧,气候干燥也成了这里必经的难关。来自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李庆忠主任,每天起床鼻腔里面充满干痂和血丝,嘴巴里面像是充满面粉。每天睡觉前,他都要用石蜡油滴在鼻腔里面,用生理盐水反复冲洗。

不是说要“创三甲”吗?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乖乖地休息,吸氧,等待自身的适应与强大。上级领导早就考虑到队员需要一段时间克服高原反应,先给了队员们一段适应期,除了期间参加几次会议,并没有让队员马上参与临床工作。在两周的休整中,新来的队员们一面吸着氧一面向上一批队员讨教工作经验和心得,是每天生活中最常见的画面。

2017年7月26日,援藏兄弟们正式入住“葛洲坝”,这就是他们在日喀则的家。医疗人才公寓内设施齐备,按时有氧气、水果、矿泉水供应,还有专职厨师在食堂做饭。青藏高原主要以肉类为主,烹饪方法以麻辣、焖煮多见,如辣子鸡丁、土豆炖牛肉、萝卜炖羊排、红烧牛腩、蘑菇鸡汤等。经过前两批医师的建议,目前的饮食已经荤素搭配,麻辣食物相对减少,更偏向江南口味。当然,你也可以品尝酥油茶、糌粑。集体伙食是自助式,七八人围坐一桌,边吃边聊,31位援藏兄弟每天进餐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除了住宿、餐饮有保障外,援藏队员们上下班有班车接送,受到了当地医院各级领导的热情接待,还体验了特色的“林卡”活动———温暖明媚的夏季在青藏高原非常宝贵,热爱大自然的藏族人民身着盛装,带着青稞酒和酥油茶及各种美味食品来到林荫密布的林卡,搭起帐篷,边吃边喝边歌舞,尽情享受大自然。这不仅增进了沪藏两地的交流,也让队员们在美丽的日喀则有了朋友。

来自中山医院的鞠睿、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李庆忠在他们的工作感想里写道:“来到这里一个月的时间,已经组织了集体生日、满月火锅宴等活动,还安排了文娱活动,为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跟周边高海拔的县医院的援藏兄弟相比,我们还是非常幸福的。”

来西藏工作,前景美好但也困难重重

这批日喀则援藏队伍的31位同志,来自上海各大三甲医院。每个人,都是怀着为藏地人民解除病痛、为藏区医生传授知识的目标来到这里。对抗着充满挑战的自然环境,他们很快就全力投入工作中。

“在我看到当地孩子清澈的双眼之后,这一切不适应都被我抛在脑后。”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超声科的张源说,“孩子们明亮的眼睛,就像藏地的湖,映入了洁白的云。他们提醒着我,我面对的,是在3800米青藏高原上奋勇生活的一群人的后代,他们就是藏地的未来。我怎能不努力工作,怎能不全心奋斗?”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是一家市级三级甲等医院(2017年年末创建)。但是整个超声科只有5位医生,其中一位医生即将退休。医生少,工作量并不少,每天的超声检查单大约有200例上下,这还不包括突然安排的团队体检任务,同时还要值夜班。由于信息化水平落后,超声检查还要靠人工叫号排队,病人一股脑跟在医生护士后面、挤满候诊室是常态。

这里的疾病谱和上海大大不同。肝硬化、肝包虫、心肺病的发生率极高,很多病人都是包虫手术之后复发。很多时候病人的病情都很严重,可是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有些疾病也被一拖再拖,一周中张源已接诊两例急性阑尾炎穿孔导致腹膜炎的儿童,病史上写“转移性右下腹痛”,可实际上保守治疗都已经一周,患儿已经全腹压痛,每次探头的移动都是对患儿巨大的折磨。在援藏医疗队员的互相协助下,医院为患儿开通了绿色通道,张源医生立刻联系来自新华医院的普外科主任赵铭宁,通过外科手段尽快解除患儿的痛苦。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邱庆华进入科室后,也发现了当地落后的医疗状况。老院区的眼科手术室在职工宿舍楼,楼道地面有污水,滑腻容易摔倒,苍蝇还很多,无菌环境堪忧;显微镜已经使用20多年,还是外地援藏赠送的简易显微镜,必须手动调节位置,随时可能报废;因为没有环氧乙烷或者低温等离子消毒,很多器械还在使用内地已经禁止的浸泡消毒,且时间完全都不达标;很多一次性器械、药物和耗材还是内地来义诊留下的,随时用尽……

没有手术床,就在一个简易的木头床上做手术,床头特宽,显微镜的脚踏调焦既不方便又特别不灵活,即便这样还是坚持开展了显微手术。在一堆布满灰尘的杂物堆中,邱庆华找到了一个从来没有使用过的间接眼底镜,开始了日喀则市第一例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筛查。他感慨道:“不容易!”

同样,李庆忠也在工作中发现,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在制度流程上存在不少弊病。他来到科室第一件事,就是落实手术部位标记,简单的一件事却可以避免重大的医疗差错和事故。还有就是规范病历文书的书写,这也是住院医生的基本功,对于病史中不规范之处,要给当地医生一一指出。另外就是训练住院医生的基本操作,从最基本的病人查体开始,每天的教学查房不仅教授他们专业知识,更是让他们掌握自我学习的习惯和能力。

日程表上清晰地写着工作计划:2017年10月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搬迁新址,11月底迎来“创三甲”最终评审阶段。工作艰巨,自发加班加点成为常态,但所有队员都毫无怨言。

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医院硬件设施差,可以随着新园区的搬迁得以改善,但如何提升科室的业务能力,激发当地职工的工作积极性,提升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变“输血”为“造血”,还需要援藏团队们手把手地进行带教。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镜中心的任重医生,每天的工作是从教学查房开始的。他参与对危重病人进行诊治,去外科行诊,去内镜室进行内镜操作。在此过程中,对于当地医护人员临床上一些欠规范的诊疗措施,他会及时予以纠正。在常规临床医疗活动的同时,他与来自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科的马俭主任一起每周进行专家讲座,将相关领域较前沿的知识传授给当地医护人员。

作为上海对口支援“以院包科”的九大重点科室之一,任重还肩负着创建新的上海(日喀则)临床医学中心下属西藏(西部)消化疾病诊治中心的任务。他和当地医护人员多次参观了新院区,为新病房和内镜室的建设、布局、设备的采购出谋划策。他积极和中山医院内镜中心的专家如周平红教授联系,结合当地具体情况,对于内镜的诊疗流程、洗消流程进行了合理化建议,尽量纠正一些欠规范的操作。

他还申请了一项西藏自治区自然科学基金,关于肝硬化食管静脉曲张的内镜治疗研究,希望这一微创技术能造福当地百姓。而他下一步的计划,是打算与麻醉科合作开展无痛内镜诊疗等。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是国内最知名的学科,一个强大学科的建设一定是从最基层的医生抓起的。”来自华山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虞剑,根据当地医生的理论和操作基础都相对薄弱的特点,制定了详细的帮扶计划和考核指标。在每天的教学查房工作中,他为大家详细讲解各种基础理论知识和临床思路,在手术室为大家详细讲解操作的要点,把“抓基层、抓基础”的精神贯穿始终。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每天都会收治大量的神经重症病人,很大一部分需要急诊手术,这也是让科室积累临床经验的大好机会。在这里,虞剑克服高原反应,24小时待机,上班后第三天在凌晨三点接到科室同事请求支援的电话,于是火速赶到医院。那是一位严重颅脑外伤的少年,脑疝已形成。他毫不犹豫地开展手术,术后三天孩子醒来。看着家属感激的笑容,沪藏两地的医师都发自内心的高兴。

还有一次,一位从山西来西藏旅游的病人,因为翻车头部受伤,送来医院时已昏迷。虞剑赶到医院,看着家属无助的目光,感觉很难过。但根据多年的经验,他认为病人可以暂时保守治疗,但必须严密监测脑压。在和家属充分沟通取得他们的信任后,虞剑和当地医护人员们在第一时间完成了脑压监测的手术,后来又引入了多模态监测治疗理念,这位病人也终于躲过开大刀的劫。一星期后,病人醒来,后来顺利出院返回老家。

“病人是医生最好的老师,和当地医师一起学习一起探索,相信一定可以打造出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虞剑说。

不容忽视的行政力量与信息技术支持

作为医院,派出临床专家支援对口医院相对容易,而舍得派出行政管理骨干是不多见的。去年7月,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派出行政第三党支部的奚文华同志赴藏援助,体现出魄力与担当。

刚入藏的时候,奚文华在驻地一觉醒来,总觉得有些恍惚,面对科室人员少、事情多、任务重的情况,对于如何完成援藏的工作,他非常忐忑。但想到大后方有医院领导的关怀和支撑,又有前方日喀则人民医院对自己生活、工作上无微不至的照顾,又像打了鸡血似的,重新振奋。

11月份,上海才刚刚入冬,而万里之外、位于海拔3800多米的日喀则市,已经到了最难熬的冬季———温度低、空气含氧少,气候条件是非常恶劣的。面对老院区的搬迁工作,摆在奚文华面前的是大量文件资料和老旧设备。文件资料需要一件件整理和统筹,而一些老旧设备则要进入报废流程,为此,他还重建了医疗设备报废流程、设备申购流程以及紧急采购流程。在迎评三甲医院时,奚文华和科室同仁始终保持着满腔的工作热情,吸着氧连续加班加点十几天,好几个晚上干到深夜,依然毫无抱怨,让所有人感受到上海人的实干、拼搏精神。

作为中山医院派出的援藏干部,鞠睿同样也不是临床专家,但他用所学的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知识为西藏地区的医疗卫生事业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是首位负责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援藏成员。我所支援的信息科,要确保新信息系统按时保质完成,为新院区‘创三甲’工作及运营提供信息化支持。”鞠睿的工作听上去轻描淡写,可对于一家“三甲”医院来说,信息化建设意义重大,它代表着医院现代化管理水平的高低和服务能力的强弱。

进藏之初,鞠睿就已经对医院当前在用系统、在建新系统、临床信息需求、管理信息需求等几个方面逐步开展了调研和管理工作。他所面对的是,整个科室只有3位成员,其中计算机专业本科生仅1人,人员结构和技术水平均不理想,因此只能根据成员情况进行点对点的培养。在科室开展制度章程建设工作时,他严明科室纪律,建立值班制度,确保日常运维,及时、高效地对软硬件故障进行维修服务,做好应急事件预案等。下一步,还将引进信息化人才和队伍建设,为医院提供科研辅助工具,希望在若干年后打造成西藏医疗信息化建设的标杆。

创三甲不是口号,而是一项实实在在的系统工程,上海市在选拔援藏干部时就充分考虑,有四位管理干部组成团队援建三年。

龙子雯,一名80后,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出发前他是一名肿瘤外科医师,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也是医院的团委书记。来到西藏,他又多了一个身份,三年期援藏干部,负责医院的医务条线工作。他立足调研,科室座谈,创建三甲标准中2/3是医疗条线,于是他带领医务科同仁下科室,创建新的医疗制度、全院病例讨论、每月的教学查房,组建多学科团队、打造疑难危重病诊治平台。夜里,他挑灯加班,帮助当地医生修改论文和基金项目,在他的指导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发表了第一篇SCI收录的论文,如今已经累计发表了12篇,他和他帮带的医师,成功申请一项自治区重点项目,4项自治区青年基金。帮带医师中,一名成功通过了评审成了主任医师,一名成了副主任医师。他最挂念的是他的家人,心梗脑梗过的父亲,同样身为医生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当母亲尿路结石,当妻子严重烫伤,他都没有办法陪在她们的身边,“与国无憾,余生陪你”,道出了全体援藏干部的心声。

来自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管理专家狄建忠主任也是其中一名三年期干部。他2016年6月入藏以来,下基层调研数据,每月召开创三甲联席会议,手把手培训医院的中层管理干部如何理解三甲条款,他作风务实,虽有失眠困扰,每天只能睡2-3个小时,但他克服困难牵头完成了近500万字的医院管理丛书,牵头引入了日喀则市第一个国家级教育项目,牵头撰写了西藏高原特色病例集。

路彦钧副院长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他是医院管理专家,三年期援藏干部,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分管绩效、信息、科教等等,他通过梳理2016年医院近70万条医疗数据,初创了西藏自治区第一套符合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绩效管理办法,在他的领导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拿下了28个西藏自治区级的课题,名列全自治区首位。这一切的背后是他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自己留学的女儿,是他在一年里体重减轻了7.5kg。

通过全院上下、方方面面的付出和努力,2017年10月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顺利完成整体搬迁工作;11月底,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三甲”评审考核。援藏医疗队员们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们在雪域高原实践着“上海速度”。他们同样也明白:援藏工作才刚刚开始,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能为西藏留下什么”,几乎是每个人的执念。

越过千山万水,沪藏两地温暖情

318国道东起上海,西至西藏日喀则聂拉木县,全长5476公里。虽然沪藏两地相隔万里,但“家的温暖”从未远离。援藏工作是艰苦卓绝的,但上海医疗队却在第八批援藏联络组统一领导下,将“快乐援藏”的宗旨贯穿始终,将一个个亲情、友情瞬间,牢牢地印在了每个人的心田。

记得入藏一个多月时,一份从上海寄来的快递越过千山万水,送到身在日喀则的李凯医生的手中。他这才突然想起,龙华医院护士长一周前曾联系他,说有一份代表全体护理部心意的特殊礼物要寄给他。当他迫不及待打开快递后,发现里面是两张光亮的照片,准是新印出来的;照片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那是护理部所有护士的签名和对他的祝福!这两张照片所包含的故事,正是临行前科室举办送别宴时的温馨场景。此刻,一幕幕上海往事,如同海潮之水此起彼伏,拍打着眼框,泪水欲夺目而出。

两天后,上海援藏医疗队又为李凯等5位队员过集体生日,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李凯不禁回忆起自己四十年的人情冷暖与世事变迁:19岁那年,母亲离开人世,他立志从医。一路艰辛,从青年到中年而立,从西医学到中医。他的父亲曾两度病危,是他的医学兄弟挽救了其父的生命……

其实,每个人的身后,都有鲜为人知的艰辛和难言的苦楚,上海援藏医疗队通过集体生日活动等,消除队员隔阂,增强凝聚力;开展象棋、围棋、扑克、桌球、唱歌、看电影等文体活动,丰富医疗队员日常业余生活,舒缓工作压力,解除思乡情绪;通过简报、微信平台等载体推出“组团式”医疗队的典型人物和先进事迹,也让远在上海的家人们了解医疗队在日喀则的最新消息。

2017年12月1日中午,当日喀则人民医院刚完成创立三甲医院的任务后,万里视频联线、两地支部联谊活动拉开了序幕,可谓“万里联线,咫尺情深”。日喀则人民医院建成远程医疗会诊中心后,进行远程会诊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当天却开启了一个新的功能———通过远程视频信号,捎来上海医院同仁的问候和家人的祝福。当两地医护同仁通过视频集体相见,双方都非常欣喜,同时也感到无比的亲切。极地深寒,此时此刻却感到温暖而温馨,队员们无不斗志满满,憧憬着凯旋。

上海市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队是一个大家庭,来到西藏日喀则不仅代表个人,更是代表上海医疗,代表着上海,医疗队员们定会牢记使命、不忘初心,为西藏日喀则市的医疗卫生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责编: 央卓)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