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资讯网
中国西藏网 > 文化 > 资讯

写作是心灵对生活的思考与倾诉

普布昌居 发布时间:2018-02-13 14:35:00来源: 西藏日报

作家格央。

格央的小说《让爱慢慢永恒》。

普布昌居:格央,您好!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我知道您和《西藏文学》渊源深厚,您的处女作《小镇故事》就是刊发在《西藏文学》上的,作品发表后得到了包括马丽华老师在内的西藏文学前辈作家、编辑的肯定,并因此获得西藏作协“新世纪文学奖”,能否请您结合自己的创作成长经历谈谈《西藏文学》之于西藏作家的意义?

格央:就如您所言,我的处女作刊发在《西藏文学》上,也获得了首届“新世纪文学奖”。作家的成长是需要肯定和鼓励的,《西藏文学》是我写作起步的地方,这些年来,她时时不忘关注与帮助我这个普通的写作者。所以,很自然,《西藏文学》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虽然后面发的文章少了,主要是因为工作有些忙,自己也不够勤快,而且我总想写出一些更好的东西,才能不辜负《西藏文学》这个平台。因此,最近几年几乎没有作品发表在这个我最在意的杂志上,但一直以来,我都有看《西藏文学》的习惯。

普布昌居:您是学理科的,从事的又是气象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下,您是怎么和文学结缘的呢?写作对您的人生有怎样的改变?

格央:我学的理工科,目前也做的是气象工作,主要还是和数据打交道。但因为我的母亲在西藏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原因,我有机会看很多书,自然养成了看书的习惯,看多了,也想自己动动笔,小小尝试,却铅印成白纸黑字,甚是惊喜,颇为鼓励,便开始写东西了。写作让我的内心变得更丰富。在我看来,写作固然是一种自己真实生活的积累和再创作过程,但它更应该是一种心灵的呼唤和感悟,是心灵对生活的思考与倾诉。

普布昌居:每一个写作者都会有自己创作道路上的引领者,有时不止一个,写作者从思想到技巧会深受引领者或者其作品的深刻影响,在您的创作当中有没有这样的引领者?

格央:我不好说我的写作具体受到谁的引领,我想是一种合力吧,就是在长时间阅读中自然形成了我的阅读爱好和价值取向。我喜欢看书,喜欢写些文字,愉悦心灵,满足自我,有人喜欢看,自是窃喜,变成鼓励,更是动力了。

普布昌居:很多女性作家都偏爱散文这一文体,您的作品也有很多是散文,张抗抗曾说:“女性散文是女性灵魂的自我寻觅”,您是否同意?您是如何看待女性与散文这一文体之间的特殊关系?

格央:其实,写某一个文章之前,我并没有想刻意地写成散文,只不过完成以后,大部分似乎被归入了散文,但私下里我觉得有些像小说。我不是学汉语文的,专业的理论知识也不是很精通,但我想,文章写出来有人看,有人喜欢,便就是一件好事。

普布昌居:200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您的散文集《雪域的女儿》,我认为这本书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是有一定分量的,它不是仅仅简单记录了藏族女性的生存境遇,还体现了您对女性问题较为深入的文化思考,显示出鲜明的女性立场。请问您为什么会对女性问题有这样的兴趣?您的写作立场与倾向是否受到新世纪以来内地文学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您如何看待边地文学对主流文学的学习与补充?

格央:我写藏族女性,其实只是因为我觉得相比于男性,我更熟悉女性的心理、困惑、悲哀、无奈和喜悦,写自己熟悉的东西,让我心里有数,感觉更踏实。我并不觉得自己受到新世纪以来内地文学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当然,我不觉得并不能代表决然没有。

普布昌居:从90年代以来,女性作家一直是西藏文学的中坚,像马丽华、央珍、白啦、白玛娜珍、格央、次仁央吉、尼玛潘多……她们勤奋写作,成绩不凡,显示出一定的创作水准。您如何评价女性作家在西藏文学写作中的作用?

格央:我确实更喜欢看女性写的文字,更亲和,轻盈,也更容易有共鸣。新时期以来,西藏文学队伍里女性作家从未缺席,2000年以来更是成为西藏文学的中坚。她们勤奋写作,成绩不凡。她们的作品让我更有阅读的欲望。

普布昌居:在《走出塔的女人》这本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女性文学的发展是女性自身发展的见证,也是整个社会乃至民族发展的见证”,您是如何理解这段话的?

格央:我非常认可这段话,我之前写的作品很多也是以女性为主题的,对女性的话题也很关注。我想不管文章的题材和内容如何,女性文学的文字一定是在对女性更多更深的思考的基础上写出来的,就如引文所说,女性文学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女性自身发展的见证。

普布昌居: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新世纪初期是您创作较为集中的时期,我注意到之后有一段时间您淡出文学圈,这两年您又重新回到读者的视线里。与您之前创作的作品相比,我发现您现在的作品中多了一些轻松、时尚的话题,这种改变是您的自主选择吗?

格央:这两年我写的文章主要刊发在《西藏妇女》上了,字里行间多了一些时尚,轻松的话题,这主要是因为杂志的定位不同,《西藏妇女》的读者在享受轻松的阅读,而《西藏文学》的读者会挑剔文字的精致,在意内容的深刻。

普布昌居:这些年来,西藏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变革,人的思想与精神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时代赋予了文学新的主题,对此您有什么想法或者说今后您有什么写作计划呢?

格央:虽然一直都不够勤奋,但心里还是对自己以后的作品有期盼,想写一部长篇,几年前就开头了,写了大概3万字左右,然后就一直停笔,是惰性,也有沉淀思考的成分。不论如何,希望有某一段闲暇的时间,笔有灵犀,心情愉悦,字里行间花朵盛开,最终可放笔成书,心想事成!

(责编: 央卓)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林芝年味儿浓

    春节、藏历新年将至,雪域江南林芝的大地上,年味儿越来越浓,家家户户开始忙着置办各类年货,打扫房前屋后,喜气洋洋地迎接新春到来。图为波密县联合自治区书协在波茂广场开展的“送春联”活动。[详细]
  • 搭建群众“村晚”舞台

    近日,曲松县堆随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谱写乡村振兴新篇章,创造幸福美好生活”为主题的春节、藏历新年联欢会在堆随乡堆随村举行。600余名村民参加联欢活动,共同迎接春节、藏历新年的到来。整场文艺演出群众唱主角,旨在满...[详细]
  • 贡觉县文广局开展送影片下乡活动

    为营造春节、藏历新年欢乐喜庆的氛围,进一步丰富基层干部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连日来,贡觉县文广局积极组织电影管理站工作人员深入乡村、寺庙开展近20天的“爱国主义教育影片”下乡活动。此次“爱国主义教育影片”下乡活动,主...[详细]
  • 添新衣 迎新年

    春节、藏历新年即将来临,我区各大年货市场、商场超市张灯结彩展销年货,大街小巷洋溢着浓浓的“年味”,各族群众在购置切玛盒、干果、酥油制品、糖果等年货的同时,不忘给自己填上几件新衣,以美好的心情迎接新年的到来。图为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