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资讯网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八思巴与忽必烈:一代传奇君臣的首次会面

发布时间:2018-03-21 08:57:00来源: 西藏旅游

就在萨班用生命最后的时光尽力弘扬藏传佛教之时,年幼的八思巴,已成长为17岁的少年。这个少年,10岁离开萨迦寺以来就追随萨班精进佛法。当萨班圆寂之时,萨迦派的衣钵与法螺自然授予了这位年纪轻轻却佛学修养甚高的八思巴。

八思巴与忽必烈,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对特殊君臣。而在八思巴正式成为萨迦第五代祖师前,他就已会晤了这个与他联袂书写藏传佛教一代辉煌的蒙古贵族。

1251年,正当萨班病重弥留之际,忽必烈从驻军的六盘山送来了迎请萨班的书信。法主萨班年迈病重,年轻的八思巴理所当然成了他的代表前往谒见忽必烈。

二者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忽必烈即拜其为上师。这次短暂的会面,还未擦出历史的火花,就因萨班的圆寂噩耗而匆匆结束。

两年后,八思巴以萨迦派第五代祖师的身份再度与忽必烈相见。此时忽必烈十分器重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噶玛拔希,试图留其常侍左右。这位噶举派的大师颇具个性,并不将忽必烈的器重看在眼里,逆其言而行,最终投奔了忽必烈的哥哥蒙哥,蒙哥赐其金边黑帽,成了后世噶举派的权力象征,也是“黑帽系”的由来。而噶玛拔希在藏传佛教中最重要的身份,便是转世制度的创始人,他是藏传佛教第一位转世活佛。

据说,当时忽必烈敬噶玛拔希,称“论教法,八思巴为最,但论证德,噶玛拔希为较高。”忽必烈的王妃却敬八思巴,为证明两人孰高孰低,于是大殿之上有了噶举祖师与萨迦祖师惊心动魄的一场斗法。噶玛拔希显示法力,凌空悬浮,犹如神人,身穿巨岩而过毫不费力。如此神力,已让大殿之上众人惊叹。八思巴要胜过他,又会显示何等的神力呢?只见八思巴闭目端坐于殿中心,人们屏息凝视之际,他的身体突然断裂为5段,这5断躯体瞬间化为5尊佛像,继而佛像又幻化成八思巴之像,最终又恢复为八思巴真身。

因为噶玛拔希的另投,八思巴却始终追随于忽必烈,不二之心终获忽必烈全心信赖,这牢固的君臣之谊就此结下,八思巴追随大汗忽必烈直到生命的终结。

1260年,忽必烈继位大汗,建立元朝,同时赐封八思巴为元朝国师,“受以玉印,任中原法王,统开天下教门。”从此这两位来自草原的民族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携手书就了中国历史上一段传奇的君臣故事。

“班智达”的由来

带领全藏僧俗归顺蒙古的萨迦派第四代祖师萨班,被看作文殊菩萨的化身。在他63岁远赴凉州之前,已是闻名全藏的大智者,其名“萨班”原是“萨迦班智达”的简称。

古印度把“通达五明(即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的人”称为“班智达”,意为“大学者”。“萨班”意即萨迦派的大学者,他是西藏地方藏传佛教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萨班除了发布《萨班致蕃人书》的政治成就外,在佛法、语言领域也有着殊胜的成就。他所著《分律三义论》和《明藏论》是萨迦派僧人必修理论,也是宗喀巴之前,藏传佛教其他教派僧侣必读的主要因明学教材。后世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赞誉他曰:“藏中研习五明之风,实赖此师之倡导。”

八思巴的出生传说

桑擦索南坚赞52岁时得子,这便是后来的元朝帝师八思巴。关于他的身份,民间还有一神奇的转世之说。据说,八思巴年幼聪慧过人,3岁就会念莲花咒,7岁能读十万字的经文,8岁开始讲佛祖释迦牟尼的本生故事,9岁登台讲经说法,并自称是曾与观世音菩萨讲论的萨顿日巴转世而来,并辨认出了萨顿日巴的弟子。原来其父桑擦曾修习毗那夜迦(亦译象鼻天)法时,见毗那夜迦神前来,用象鼻将他托起,送到须弥山山顶,并说:“你看!”桑擦心生惧怕,不敢远眺,仅瞥见卫、藏、康三处等吐蕃地面,毗那夜迦神说:“本来你所看见的地方将归你统治,因你未快看,故你没有统治之缘分,卫、藏、康三处将归你的子孙后裔统治。”于是桑擦日夜向毗那夜迦神祈愿得子。毗那夜迦神显现在萨顿日巴前,对他说:“桑擦一再向我祈求,愿能统治卫、藏、康三处地面,他本人无此等缘分,只有他的儿子当是住世的菩萨,发愿教化南赡部洲之大部,你应前往他家,转生为桑擦之子,治理卫、藏、康三处吐蕃地面之大部,请你按我的愿望转生!”于是,萨顿日巴依愿转世,成了一代帝师八思巴。

内蒙草原上的密宗石窟——阿尔寨石窟

在如今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西部一望无际的高原上,兀然屹立一座高约80米、宽约300米、状似平台的红砂岩小山,这即是苏默图阿尔寨山,是独一无二的草原敦煌——阿尔寨石窟。

这座开凿于北魏毁于明朝战火的文化宝库在蒙元时期达到极盛,曾经是蒙古地区历史上藏传佛教各大教派汇集弘传的中心和密宗修炼圣地。

在阿尔寨石窟壁画中有下列几幅壁画最引人人胜,它们形象地记录了元朝帝师、国师八思巴跟随在帝王忽必烈身边时发生的几件重大史实。一为八思巴为其帝王、妃子、王族主持灌顶仪式时的《八思巴为忽必烈灌顶授戒图》;二为表现帝王忽必烈亲自主持佛教和中原道教辩论的《八思巴与道教辩论图》;三为《八思巴宣讲佛法图》;四为《各民族僧俗人等礼佛图》。这些壁画都成为藏传佛教在蒙古社会传播的较早见证。

凉州四寺

萨班生命的最后5年,驻法凉州,弘传佛法,留下了许多的传法遗迹,最为有名的便是包括幻化寺在内的“凉州四寺”。

金塔寺,即洛旺第寺,名意译为南灌顶寺。因萨班在这里向阔端等人传授过多种密法大灌顶而得名。据说寺庙正中的释迦佛像是萨迦班智达亲手所建。

莲花寺,即努班玛第寺,《安多政教史》中说五世达赖喇嘛指出这里是萨班讲显宗的地方。传说萨班的妹妹索巴让莫在此寺站立而圆寂。

海藏寺,即香嘉措第,意译为北大海寺,据说让阔端患病的龙魔住于此处,由萨班降伏。萨班曾在此大转法轮。

白塔寺,或称百塔寺即幻化寺。这是萨班传法的中心,这位萨迦圣者最终圆寂于此,阔端为他修建了高约42.7米的灵骨塔。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