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资讯网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论《格萨尔·霍岭大战》之历史背景

才让当知 发布时间:2018-03-21 10:13:00来源: 西藏艺术研究

摘要:《格萨尔》是世界上篇幅最长的英雄史诗。其中《霍岭大战》是《格萨尔》史诗中最具代表性的分部本。其故事情节巧妙,战争场面宏大,本文将从“历史的角度”探究“霍尔与白岭”的战争。

关键词:霍岭;战争;历史

一、历史中的“霍尔”与“白岭”

“霍尔”一词在藏文中,历代都有着不同的界定。在藏族起源神话中,有一大神,名叫“莱呗霍尔周”,这可能是对“霍尔”一词最早的记载。透过此概念,我们无法断定它是代表着一个氏族,或是一个部落,或者说它跟藏族的族源,有着何种关系。在一些藏族历史文献,如吐蕃赞普时期的史籍中,“霍尔”是北方一些民族的总称。但在藏族历史中真正将‘霍尔’定义为一个民族。是从元朝的“霍尔王”邀请萨班凉州会盟开始的。这在藏族诸历史著述上,也是一致这样记载的。“霍尔”在《东噶藏学大辞典》中的解释是:“‘霍尔’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界定,有时指的是蒙古族,有时指的是藏北牧人,有时还将突厥的一些小国叫做‘霍尔’”。在《藏汉大辞典》中对“霍尔”的解释是:不同的时期,所指的民族不同。唐、宋时指的是回纥,元代指蒙古人,元代之间指吐谷浑人,现代指藏北牧人或青海士族。

那“霍尔”到底是什么呢?在汉文史籍中早在战国时代(公元前四至三世纪),“东胡”和“匈奴”的名称就出现了。主要指当今蒙古族居住的这一地区。蒙古族居住的地区分布在内蒙古、新疆、青海、甘肃、辽宁、吉林、黑龙江和蒙古国等地。秦、汉、两朝,匈奴是这一地区的民族,也是最有实力的民族。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民族中被称为“五胡”的匈奴、鲜卑、氐、羌、羯活跃于中原地区。当时是比较动乱的历史年代,过去称之为“五胡乱华”。还有“五胡十六国”等说法,当然现今这种说法是不妥的。五胡中的鲜卑族实力最大,鲜卑是东胡的支系之一,后来击败匈奴成为北方最强盛的一个民族。那藏文史籍中的“霍尔”指的是否就是汉文史籍中曾经的“胡”呢?之后隋唐时期,蒙兀(蒙瓦)窒韦是蒙古语族诸部之一大部落。《旧磨书》记载“蒙兀室韦”是“蒙古”一词最早的汉文音译。宋、辽、金时期的汉语文史籍中,还有“萌古”、“朦骨”、“蒙古里”、“萌古斯”、“萌古子”、“盲古子”、“萌骨”、“蒙古”等不同的音译。起初“蒙古”是一个部落名称。这些民族最后在公元十三世纪初叶时,都由成吉思汗统一起来。形成强大的蒙古民族。

《格萨尔》史诗中“岭尕尔”讲的是以黄河首曲为中心的青藏高原牧区部落联盟王国,而在远古的藏区,到底有没有一个叫‘岭尕尔’的部落王国存在?对此,《安多政教史》中有这样的论述:“岭?格萨尔统治过全部黄河上游地区。他曾邀请郎?降曲哲果和米底赞纳苟什德讲经建寺。格萨尔的诞生地,一种说法是恰不察寺院附近咱曲流域的措果卡。也有人认为乃居达尔的达撒那隆谷。总之,他的历史情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现在这部分地区绝大部分属于果洛地区。”著名学者南喀诺布在《关于格萨尔史诗》一文中,也提到格萨尔曾资助郎?降曲哲果修建寺庙。而郎?降曲哲果是公元968——公元1076间的一位人物。如果结合上述记叙展开推测,那么格萨尔就是公元11世纪的一个人物,而且他所统治的白岭地域之大——从黄河发源于青海南部的巴颜喀拉山北麓,流经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至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境内为上游。要是他真统治着这么大一个地域,那么他所统治的部落也肯定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部落。还有在周伟洲先生所著的《唐代吐蕃与近代西藏史论稿》一书中记载着“白兰”这样一个部落,他说“白兰是中国西北一个古老的部落,在中国历史上它虽然没建立过政权,但它一直存在于历史史籍。”以及《党项传》中记载道:“又有白兰羌,吐蕃谓之‘丁零’丁零是秦汉以来汉文史籍对漠北属阿尔泰语系突厥民族的统称。”周伟洲先生对于“白兰”一词的解释——吐蕃将白兰叫做“丁零”是源于汉代属于青海等地的西羌中一个较大部落“先零”或“滇零”的同音异字。这些是白兰早期的名称。它的活动地区很大,西从今青海。东到关中,南至甘南,西南至四川、陕西汉中、北至甘肃河西庆阳,都有他们的活动踪迹,等等。从这些方面来看,也符合白岭的活动区域。但在公元七世纪吐蕃的崛起将其白兰征服及统治,这在《册府元龟》卷九九五和《唐会要》卷九八中都记载得非常清楚。

二、霍岭大战的时代背景

在史籍中,虽然“霍尔”与“吐蕃”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赞普囊日论赞的时代,赞普攻灭赤邦松时,赤邦松之子莽布逃往突厥之说。但那时的蒙古民族还尚未形成,在蒙古汗国成立后才与吐蕃发生直接的关系。那时历史的年轮已转到了公元十三世纪。

此时的蒙古日渐强盛,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中,它渐渐吞噬了大片疆域,但在此时的吐蕃却已是弱小不堪。因为在九世纪中叶时,由松赞干布建立的强大吐蕃王朝崩溃,这是由吐蕃内部政权矛盾所致。之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平民起义,斩杀了当时的贵族阶层,在佛教传入吐蕃停顿了一百年后,直到公元十世纪后半期才重新获得恢复和发展,分裂后的吐蕃形成了十一个分裂割据的地方势力。自公元十世纪后半期起,形成小规模的政教合一局面。后期西藏出现的政教合一的局面也是因此而出现的。比如:萨迦派、宁玛派、噶当派、噶举派等等。当十三世纪的吐蕃没有任何军事力量与蒙古军队对抗时,在蒙古铁骑的威胁下,也致使后来“(公元1245年)有了伟大的‘萨班’领着10岁的八思巴和6岁的恰纳多吉,应蒙古汗国皇子阔端的邀请,在凉州会盟”。

在中国,13世纪是南宋、金、西夏、大理、西辽、蒙古、吐蕃等政权并存的时期,最后蒙古建立的元朝统一了全中国。这过程中,人民生活极度不稳定,经济逐渐衰落,民族矛盾日益明显。在日本,镰仓幕府逐渐衰弱。朝鲜成为元朝统治下的半独立国家。在中东,传统的伊斯兰国家遭到蒙古的进攻,阿拉伯帝国灭亡,奥斯曼帝国立国。在西欧,13世纪是中世纪中期。十字军屡次东侵。天主教会在与世俗贵族之间的权利斗争中赢得上手。在东欧,斯拉夫人受到蒙古的压制,成为金帐汗国的臣民。《格萨尔?霍岭大战》就产生在这样的时代里。

三、历史中“霍尔”与“白岭”的战争

在《霍岭大战》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格萨尔王在木虎年,他刚满十五岁的时候,为了降服妖魔,去到北方亚尔康巴山之地已经三年了。这时霍尔古仰王之妃子——汉地阿斯王的公主噶斯忽然去世,白帐王已是单身而居。为此霍尔的诸臣为了给白帐王另寻新欢派遣四鸟,去了汉地、姜地、门域、尼婆罗、克什米尔地、以及岭国。当黑鸟鸦在岭国看剑美丽的珠姆时,就开始酝酿了‘岭国’和‘霍尔国’之间的战争。”但事实上,在史诗中多处描写了霍尔国的强大,能看出岭国本是属于霍尔国的附属国,这一点在史诗中是这样描述的:白帐王在决定讨伐岭国时唱到:“若问我部兴兵哪一桩?出征讨伐根源听我讲!托托热钦先王在位时,东方白岭部落有惯例:三夏时节要贡五谷税,各种物品贡来我享用。谁知白岭出了嘉擦后,故意托欠三季税不进。如今果姆角如称大王,索性不交税来不纳贡。兴兵根由不仅这一桩,霍尔更噶姑娘赛措玛,曾做连巴曲杰做妻室,连巴曲杰丧命果部落,嘉擦硬说祸由姑娘起,剪断头发将她逐出门,哭哭啼啼送回娘家来。另外还把更噶手砍断,抢去善跑花马追风驹。”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珠姆只是借口,霍尔与岭之间的恩怨已深。

笔者认为:《霍岭大战》中的“霍尔”就是史实中记载的蒙古,而霍尔与岭之间的这场战役,就是反映当年蒙古族与藏族之间的一段历史事实。

第一、我们可以从上述的叫法上肯定,在藏族历史上就把蒙古叫做“霍尔”。正好时间又在公元13世纪。而格萨尔其人的生卒年又确定在公元1038—1118年间,可以说相差不多。可以想象,口传的一部文学作品,肯定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那样确切,它是否借格萨尔征服霍尔国的这部民间文学表述了当时处于那段历史中社会最底层群众的战斗愿望呢?

第二、以史诗的内容洞察当时两国的情况。史诗中说:霍尔王为什么会攻打岭国?《霍岭大战》中有这样的记述:“若问我部兴兵哪一桩?出征讨伐根源听我讲!托托热钦先王在位时,东方白岭部落有惯例:三夏时节要贡五谷税,各种物品贡来我享用。谁知白岭出了嘉擦后,故意托欠三季税不进。如今果姆角如称大王,索性不交税来不纳贡。这里说的很清楚,岭国本是属于霍尔国的一个小国或小部落,但因格萨尔王的诞生和岭国的崛起使霍尔国在各方面受到了威胁。如果说史诗中的“霍尔”就是历史中的“回鹘”,那就要重看历史了,历史中有,吐蕃有过表现这种历史的时期吗?不错,他们中间也有过些小的摩擦,但从内容所折射的情况看不大符合。但要说是元代的蒙古,还有几分相似之处。

第三、分析史诗中所记述的地域,《霍岭大战》、《赛马称王》、《世界公桑》等中均把霍尔国视为白岭国的北边,西有大食、东有汉地、这似乎在地域上也是将藏区和蒙区联系在了一起。

第四、寻找蒙古族留在《霍岭大战》中语言上的蛛丝马迹:

“在白帐的正中间坐着白帐王,左右坐着黄帐王和黑帐王,戴着红盔盈的诸辛巴在两侧整齐的排列着,众多的“巴德”携着兵器等候在帐外“可以发现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巴德,对这一词的说法很多,有人认为是一官位之意、有人则认为是兵卒之意。但在本人看来,这是一句地道的蒙古族语言,即巴特尔一英雄之意。

第五、在《霍岭大战》中“霍尔”总会和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以藏人的价值观来判定一些邪恶的势力与狼挂钩。但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与蒙古族的图腾崇拜有关。比如:“当丹玛与辛巴一战时,天母贡玛婕姆把霍尔三位大王的魂魄勾摄到三只野狼身上,让它们来到山坡上。这时丹玛向辛巴梅乳孜说道,你能射箭我就不能射箭玛?霍尔的三只野狼中间一只是什么结果,你就是什么结果。这里便可体现到对方是与狼有着很深关系的蒙古族。

第六、除此之外在描写双方实力时总会有着一种规律,表现对方军事力量时总会描写到人多势众,有着排山倒海之势。而在描写岭国时总是势单力薄,但突出描写到个人英雄力量的形象。这是否就是公元十三世纪吐蕃与蒙古族之间实力的写照?

如果我们将“‘岭噶尔’理解为《北周书》中早在北周之前的白兰国”,就可以肯定它是一个机制比较完善的部落,而记述于史诗的众多战役是否也存在于那个时代呢?由于缺乏历史文献的记述,我们很难断定,但能够肯定的是:史诗中与诸多邻邦小国的交往,以及产生的一些小的战争,确实是存在于藏族历史当中的。因为自赞普拉脱脱日年赞时就有佛教的传入,其后又在君王仲年得额时又与吐谷浑交往,赞普达日年斯出生时就邀请过吐谷浑的医生接生过。到了大蕃松赞干布时期和邻邦的交往那就更为频繁,即与当时国力强盛的唐朝进行政治联姻,也和尼泊尔进行政治联姻,征服了一些像‘羊同’‘苏毗’等的小国,之后到了赤松德赞时代的交往就更是频繁,发生的战争也是更为宏大。据上述史料记载,我们可否以这样一个思路去思考: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格萨尔史诗》的基本问题,“仲”是藏民族自古就有的一个词汇,历史中也有“苯、仲、德尔”治理朝政的记载,在《东噶藏学大辞典》中解释为,藏王聂赤赞普至第六代国王赤德赞期间有位苯教高僧所创建的理论。

而在《藏汉大辞典》中的解释是:寓言、神话故事、浪漫的传说。从这一点看,“仲”在藏族历史中出现的相当早,那又怎么理解《格萨尔仲》呢?笔者认为:“仲”自开始就综合反映着藏民族的社会生活。诚如别林斯基所说,史诗记述的都是一些改变民族命运的历史事件。因为藏民族是一个游牧民族,在记述一些重大历史事件时,应运文字记述也不是很方便,所以很多历史便成为民间传说,而这些传说很自然的在一些原始崇拜和信仰的“点缀”下,成了一部部脍炙人口的《格萨尔史诗》。岭国的发展也就成了这一主题的唯一题材,格萨尔也就成了身聚集半人半神能力的理想之形象。

好多学者根据史诗中所表述的年份推算,格萨尔王其人是活动在公元1038年至1118年之间的一位英雄人物,但要以这个年代为标准来断定《霍岭大战》中的领导者就是格萨尔本人,似乎是无稽之谈,因为还有好多的分部本,比如《突厥兵器国》、《孟岭之战》、《姜岭之战》等的战争又似乎和大蕃时期。赞普征服邻邦小国的史记有些贴切,因为这些战争的创造者始终是吐蕃人。以此来分析:这些战争是吐蕃统一青藏高原的战争;吐蕃在祖国西南,西北地区同当时兄弟民族之间的战争;吐蕃同当时毗邻国家的古代民族之间进行的战争。如这些战争都有格萨尔其人的参与,那格萨尔其人的存在也将成为一个很难成立的事情。他岂不成了一个“不老的战神”吗?

12、13世纪伴随着蒙古族的崛起与发展,蒙古族军队曾横扫亚欧大陆,最后入主中原,建立了中国历史中疆域最为辽阔的,多民族统一的元朝,把广大地区的几十个民族与国家占领,成为“蒙古国”的一部分,或是成为它的附属国,或是经过几次的抄掠才归入帝国的版图,如“金”就是如此。应该说,蒙古军于13世纪中叶之前并未进入藏族聚居地区的腹地——西藏的卫藏地区。然而,在对中亚地区的远征中,却频繁地经略过东起西夏、南极和田、包括整个祁连山南麓的河西走廊,即今甘肃大部分地区及青海、新疆的部分地区。而这些地方多数是藏族政教势力控制的地方,或是与藏族各教派系佛教存有千丝万缕的地区与民族。因此,可以说蒙藏之间的关系早在13世纪中叶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藏族简史》中说:“成吉思汁在位的第二十个年头,即金鼠年(1240年)霍尔齐佳多尔达的军队将藏区的一些城市和地区摧毁,杀害索师等僧俗五百人,并烧毁热振寺和杰拉康寺”,则较为准确地反映了蒙军进入西藏藏北地区的史实。这里的“霍尔齐佳多尔达”就是窝阔台之子阔端手下的一名将军多达那波,又称作多尔达赤。《蒙藏关系史略》记载到:“公元1239年多达那波带领一支蒙古军队进入西藏,从青海一直攻到藏北,烧毁了热振寺和杰拉康寺。在这次行动中蒙古军杀害了五百多名僧人,其中还包括一个名叫赛敦的佛教法师”。所以,笔者认为史诗中的“霍尔”就是公元十三世纪的蒙古,而《霍尔大战》之战争起因就是当年蒙古族军队横扫欧亚地区时的历史痕迹。

小结

笔者从历史的角度分析了《格萨尔?霍岭大战》所透视的历史。主要从语言、地域、两国势力等上解析了,史诗中的“霍尔”似乎元代的“蒙古”,而“白岭”却是历史中存在的“白兰”,但它却如同“格萨尔”其人,只是寄托了藏民族发展的一个主题。犹如著名的人类学家爱德华?B?泰勒在《人类学》一书中所说:“虽然诗人的故事可能是虚构的,但它所谈到的可能是历史。在各民族国家和城市的名称中,诗人在我们面前有意无意的表达出社会及其居民他们在当时如何。”本人觉得史诗中的好多都同元代时的蒙藏关系有相同点,所以提了出来,不过此课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作者才让当知系甘肃省兰州市西北民族大学格萨尔研究院08级硕士研究生]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国内外《格萨尔》学知名学者

    国内外学界对于《格萨尔》史诗的研究,国外比国内早,蒙文木刻本《格斯尔传奇》比藏文手抄本《格萨尔》早。[详细]
  • 唐卡与《格萨尔》仲唐

    可以肯定的是,唐卡作为藏族绘画艺术的一个重要内容,它的历史十分悠久。从距今5000多年历史的卡若文化遗址所发掘的陶器来看,上面已饰有绳纹和其他花纹,这可能是藏族最早的绘画艺术。[详细]
  • 传唱千年的《格萨尔》

    中国藏族、蒙古族、土族等民族共同传承的“格萨(斯)尔史诗传统”,是关于古代英雄格萨尔神圣业绩的宏大叙事,以韵散兼行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为救护生灵而投身下界,率领岭国人民降伏妖魔、抑强扶弱、完成人间使命后返回天国的...[详细]
  • 在神山下听王的唱咏

    达英是我的朋友,他是杂多县著名的文化学者,对《格萨尔王史诗》有着属于自己的心得。这是一部有着浓郁传奇色彩史诗巨著,它是世世代代休养生息在地球第三极的人民的精神图腾。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