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资讯网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走进仓央嘉措故乡 令人神往的门隅边陲

罗洪忠 发布时间:2018-03-13 09:53:00来源: 西藏人文地理

此时,高原上已寒风呼啸,草枯叶黄,而勒布区依然山青水秀。家乡的山川草木、花鸟虫鱼常常出现在他的诗歌中:“杜鹃来自门隅,带来春的气息;我同姑娘相会,身心倍感舒适。我同姑娘相会,南谷门隅密林;除了巧嘴鹦鹉,谁也不会知情;请求善言鹦鹉,别把秘密泄露。”(摄影/ 邱衍庆)

  凡到过门隅的人,无不赞叹这里是一处人间仙境。那雪山、洼地、深涧、石潭、幽谷,那洞壑、湖泊、奇花、异草、珍禽,田园村寨脚下有人足未涉的原始森林,这些构成了一幅以奇、秀、幽、险、野为主题的长景画卷。

  我跑遍了西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县,可错那县城到勒布沟的40千米内,却让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景致。在错那县城还是晴空万里,可汽车转几个弯快到波拉山口时,忽雹忽雨忽风,让人不禁打几个寒颤。站在海拔5200多米的波拉山口,可远眺仓央嘉措的故乡达旺。

  我们沿着一条巨大的峡谷蜿蜒向南行驶,经过五六个小时的行程,经历海拔2000米的巨大落差,便到达了勒布沟。勒布沟有大片的原始森林,生长着松、柏、桦、杉、竹和“称巴”树,其中尤以“称巴”名贵,其纹密质坚,过去常被藏传佛教寺院用做雕刻经板的材料。野生药材有数十种之多,如高山上的雪莲、虫草,林中的三七、天麻,晨雾中的门隅勒布沟景色。野生动物资源丰富,成群的野猪和猴子常在离村庄不远的林中活动,还有麝、麂、小熊猫、野牛、雪猪、狐狸、狼和豹等。雪山、森林、草地、河流、田园、牧场,是勒布沟最经典的风景,由此,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田园牧歌式的门巴族风情山水画。

  我走进勒布沟,脚下的土地便是门隅的领地。在汉文史料上,门隅多译为“闷域”。在藏语里,“门”含有“低热之地”。现代意义的门隅,意指错那宗(县)南部以达旺为中心的“门”地区,北接土仑拉(土伦山口)、绷拉(棒山口)、波拉(波山口)等。在这些山口以北,基本上是喜马拉雅山区中拔海4200米以上的高山草原区,以南则是森林密布的高山深谷区。

  在西藏佛教徒的眼里,门隅被称作“白隅吉姆郡”,意为“隐秘的胜景”。门隅中心达旺位于章马河谷,河谷不深,谷口较长。后山高而前倾,前山则向后仰;右山像英雄盘坐,左山似姑娘歌舞,达旺居于其中,如同松耳石盘中盛放的“垦遮”,四季葱绿。门巴人这样赞颂它:“从高耸的山顶向下俯视,美丽的三域,颇似松耳石盘子。”

  门隅相对独特封闭的地理环境,沿途道路的崎岖险陡,使这里既成为一条有着厚重历史的文化之路,也成为一处弥漫着历史熏风的文化长廊。猴子变人的神话,莲花生大师开创的佛教圣地,流放吐谷浑战犯之地,吐蕃王朝王子藏玛流落门隅繁衍子孙,在此开疆拓土建立一个个地方政权,无疑给这里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门隅不仅人文历史厚重,而且自然风貌非常诱人。有美丽的奇峰烟云,有神奇的古怪崖洞,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凡到过门隅的人,无不赞叹这里是一处人间仙境。那雪山、洼地、深涧、石潭、幽谷,那洞壑、湖泊、奇花、异草、珍禽,田园村寨脚下有人足未涉的原始森林,这些构成了一幅以奇、秀、幽、险、野为主题的长景画卷。

  门隅最大的寺庙当属达旺寺,是五世达赖喇嘛下令修建,拉萨哲蚌寺的属寺,其历代堪布均由哲蚌寺任命。门隅人信奉藏传佛教,但衣、食、住等风俗习惯与藏族明显不同。南部居民吃稻米,北部吃荞麦饼和炒熟的小麦面。房屋均为石片墙、木地板、竹篷顶。门巴族男女老幼都穿红色氆氇袍,比藏袍短小,男人蓄半长发,不留辫子,头戴黄顶红边小帽或黑牛毛毡帽,毡帽用一支孔雀翎围扎。

  门隅南与印度阿萨姆平原接壤,西与不丹为邻,北部波拉山口是西藏腹地进入门隅的孔道之一。勒布区就位于波拉山口的西南部,与今错那县勒布区的行政范围大体相吻合。这里峰峦叠嶂,山脉由北向南纵列,地势北高南低,海拔从4000米陡然降至2300米。娘姆江流经全境,形成一条峡谷地带。全区气候温和,雨量丰沛,北部高原的边缘犹如一道天然屏障,将来自南方的湿润气流阻挡在峡谷之中,形成每年5个多月的雨季。时至深秋,以波拉山口为界,形成南北迥然相异的自然景观。此时,高原上已寒风呼啸,草枯叶黄,而勒布区依然山青水秀,杜鹃花盛开。

  从勒布区往南,途经邦金和达巴两个地区,约3日行程即可到达门隅的达旺,可目睹有数百僧人的达旺寺。过去西藏地方政府和错那宗常派官员到此居住。达旺东南有色拉山,翻过海拔4200多米的色拉山口,即是门隅的申隔宗、德让宗和打隆宗。

  门隅曾是我国通往印度、不丹的必经之地,原来只有崎岖的马道通行。数百年来,这条骡马古道如一条吉祥的红绳,将西藏腹地民众的生活乃至心灵世界联结到一起。在这条古道上,一匹匹骡马既驮载着朝霞夕阳,也驮着藏族老幼妇孺的希望,更驮载着藏、门民族之间的友谊的交流。

  这条古道,不仅是一条传统的古代商道,还是一条传教圣道。它不仅与茶和马有关,和商业贸易有关,还与藏民族的生与死、爱与恨、悲与喜,与各民族的心灵和精神的家园都密切相关。多少年来,在这条圣道上,不同民族的人们交换生产生活用品,进行心灵的交流,灵魂的对话。走在这条古道上,高原的阳光,碧蓝的长天,悠悠的白云或呼啸的山风,还有那寒凉的风雪一路与你相随,你的思绪会被带回苍茫的远古。那遗留在山水间的文明和历史的沧桑随处可见,它们照亮和点缀着古道上一个个的驿站。

  走进门隅,让我想起门巴族诗人仓央嘉措曾写下过的一首曼妙情诗:“皎月升上东方山巅,玛吉阿米的容颜浮现。”玛吉阿米,是一个汉字音译的藏语词汇,意为圣洁的母亲、纯洁的少女和未嫁的姑娘,让我想起只活了24岁的仓央嘉措。24岁,仓央嘉措的生命就消失了。关于仓央嘉措最为浪漫悲情的传说,有人称之为“佛前哭泣的莲花”。对此,后人悼念仓央嘉措时这样唱道:仓央嘉措宛若佛前未及吐露芳华的莲花,在狂风骤雨的摧残下凋谢。(文/罗洪忠 图/邱衍庆)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八廓街深处的黄房子 六世达赖的玛吉阿米

    拉萨的八廓街遐迩闻名,这早已成为世人不争的事实。窃以为,八廓街的迷人之处,只有踏上那经过千余年历史风雨的洗礼、被数百万虔诚的灵魂叩拜过的石板路时,才能有深刻的、难以替代的体验。[详细]
  • 玛吉阿米——仓央嘉措的“意外遗产”

    西藏拉萨大昭寺的八廓转经道东南角,一座黄色的藏式土木建筑格外醒目。这座看似普通的3层小楼,是传说中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与心上人玛吉阿米见面的地方。[详细]